您的位置:www.guiyuan888.com > 亚洲城娱乐官网 > 盘锦:为了翅碱蓬永远鲜艳动人

盘锦:为了翅碱蓬永远鲜艳动人

2019-04-01 11:18

  在辽宁盘锦红海滩湿地,一簇簇红色的翅碱蓬汇聚成一片红色的海洋。当游人陶醉于盘锦红海滩的壮美时,却很少有人知道,当土壤盐分含量超过16‰时,翅碱蓬的生长将会受到抑制甚至死亡。从2015年起,红海滩上的翅碱蓬出现死亡现象,2016年尤为严重。近年来,红海滩景区管委会、盘锦湿地研究所等单位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红海滩景观进行保护和抢救。

  盘锦市湿地科学研究所推广科科长于长斌从事芦苇和湿地研究已有20年,近年来研究所把更多精力放在研究翅碱蓬的退化原因和生长规律上。为探寻翅碱蓬死亡的确切原因,于长斌每个月会进行两次采样,每次采样要持续3-5天,每天把自己长时间置于阳光的灼晒下。他经常自嘲自己黝黑的皮肤:“黑是红海滩人的特色,长年在外面采样、吹风,没有不黑的。”

  经过长期的监测和探索,全国各地的专家们也提出了不少“抢救”红海滩的办法。为找到更为行之有效的保护方法,从去年起,研究所开始进行采样监测。于长斌和同事们每次采样选择10个点位,其中5个是生长翅碱蓬的,另外5个是已经死亡的。采集后的水土样本要分别在实验室进行湿测和干测。湿测样本要放在冰箱里保存,采样结束后马上带回实验室测量;干测样本要等到秋天进行,经过风干、磨碎、秤盘、加药、稀释、震荡、沉淀、手工滴定等步骤,测量水土中的氮、磷、钾、盐度、PH值等多项指标,干测实验要持续一个半月,检测样品多达400余件。

  这项在人们眼中有些枯燥的工作,于长斌和同事们要做至少3年。“我们不能武断地给出结果,虽然3年后也未必会得出准确的结论,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做,至少会留下一份珍贵的数据。”于长斌说。

  “我看见一些滩涂上没有‘红草’,心里很难受。”2013年和2014年,盘锦红海滩湿地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李震的心情几乎没好过。2016年初春,李震好不容易等到翅碱蓬发了嫩芽,可是天气预报说晚上气温会下降到零下8摄氏度,他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赶紧打电话问专家:“晚上要冻冰了,刚发出来的小芽还能活吗?”

  下雨天势必会影响景区的生意,但是红海滩人更喜欢雨天。今年五六月盘锦少雨,土壤盐度飙升,李震心里特别上火。“巴不得多下几场雨,没有游客也认了,门票只是一时的,草长得好才是长久的。”

  芦苇除了给红海滩增添视觉上的冲击力,也为景区保护贡献着一份力量。从去年冬天开始,景区不再把死亡的芦苇全部拔除,而是把靠海的部分进行保留。一方面,保存下来的芦苇可以作为第二年春天候鸟迁徙的栖息之所,给鸟类提供必要的安全感。另一方面,这些残留下来的芦苇还能遮挡一部分从海上飘来的废物和垃圾,避免海洋垃圾对翅碱蓬嫩芽的侵害和挤压。

  此外,廊道核心景点两侧的枯萎翅碱蓬也全部进行了保留,一方面为了留存草籽,另一方面也可以保护第二年发芽的小草,为它们遮风挡雨。在不影响种群繁衍的情况下,景区还对摄食翅碱蓬的招潮蟹进行隔离和人工抓捕。通过两年的努力,今年红海滩景区翅碱蓬的面积比去年增加了1/3。

  翅碱蓬是湿地生态系统的一部分,生态修复做得好,对翅碱蓬的生长也有巨大益处。盘锦湿地保护管理中心主任李玉祥介绍,近5年来,中心积极修复退化湿地,对绿苇进行人工灌溉补水,把养殖池塘恢复自然原貌,严控农药化肥使用。目前,包括红海滩景区在内的辽河口湿地保护区共有野生鸟类290种。辽河口湿地是黑嘴鸥的重要繁殖地,其种群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已从1991年的1200只增加到现在的万余只。

  47岁的刘艳华是红海滩风景廊道的一名保洁员,她守护这片“红草”已近10年。随着对翅碱蓬研究的不断深入,刘艳华的保洁工作也发生着变化。

  以前,保洁员可以下到滩地去捡拾垃圾。而现在,除了极特殊情况,任何人员不允许下滩。刘艳华通常会拿着一根大约2.5米长的网兜,钩取靠近岸边的垃圾。旅游旺季来临,刘艳华每天要在30摄氏度的高温中走上2万多步。每逢初一、十五涨大潮,潮水会把垃圾冲到滩边,刘艳华和同事们要等到晚上10点多,把垃圾全部清完才回家。

  红海滩景区员工90%是当地居民,景区每年提供500多个就业岗位。刘艳华就是距离红海滩景区最近的赵圈河镇的居民,她的丈夫也在景区做保洁,姐姐开农家院,一家人的生计都来自于这片红滩绿苇。

  每当看到游客想要下滩拍照,刘艳华都会马上过去劝阻,通过讲解翅碱蓬的相关科普知识,让游客知道这片“红草”的脆弱与珍贵。遇到屡劝不听的游客,她也会止不住地生气和沮丧。“红海滩就像我的家一样,家里的花被踩死了,你说谁能不心疼?”

本文链接:盘锦:为了翅碱蓬永远鲜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