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guiyuan888.com > 海鲜 > 法媒:全球可卡因和鸦片产量创纪录 阿富汗产量

法媒:全球可卡因和鸦片产量创纪录 阿富汗产量

2019-04-01 11:11

  参考消息网7月4日报道 法新社6月26日报道称,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今天发布年度报告中说,全球可卡因和鸦片产量创纪录,其生产主要在哥伦比亚和阿富汗。

  声明说,从2016年到2017年,鸦片产量增加了65%,达到1.05万吨,这是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自21世纪初开始对全球鸦片产量进行监测以来的最高纪录。”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说,阿富汗鸦片生产死灰复燃导致全世界罂粟种植面积增加37%,达到近42万公顷,其中超过四分之三在阿富汗。

  2016年全球可卡因产量也“达到了有记录来的最高水平”,估计达1410吨,比2015年增长25%。

  在产量上,哥伦比亚占大部分,2015年至2016年间产量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达到866吨。

  古柯叶——可卡因生产的原料——的种植面积现在约为21.3万公顷,其中69%在哥伦比亚。

  报告说,哥伦比亚产量提高对政府和叛军之间达成的协议的执行构成了挑战,而且“肯定会增强走私集团的力量和财富”。

  与此同时,近年来在美国引起特别担忧的类鸦片危机“正在成为公众健康的主要威胁”,类鸦片药物“占了涉及药物使用障碍的死亡人数的76%”。

  2016年,美国的用药过量死亡人数达到创纪录的6.3632万人,比2015年增加21%。

  报告说,这种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与类鸦片药品有关的死亡人数增加,包括芬太尼和芬太尼类药物”。

  这已被列为美国预期寿命连续两年下降的原因之一,这一现象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

  芬太尼是一种比药性强50倍的合成类鸦片,是美国市场上同类中的主要药物,但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也对其他地方使用类鸦片药物表示“越来越担心”。

  报告称,2016年消费最多的毒品是,在这一年中约1.92亿人至少吸食过一次。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还按照年龄调查了吸食毒品的趋势,发现“与年龄更大的人相比,青少年的吸毒及其相关危害是最严重的”。

  报告还说,“年龄更大的人们(40岁以上)吸食毒品的增长速度超过年轻的人”。

  报告指出,在这方面可以得到的数据有限,不过它说,“在毒品流行和随处可得的时代,经历了青春期的人更有可能尝试过吸毒,并且可能在继续吸毒。”

  50岁以上的人占2015年涉毒死亡总人数中占39%,而“婴儿潮”一代很多人可能就在其中。

  在欧洲,2006年至2013年期间,超过40岁的人吸毒过量死亡的人数在增加,而低于这个年龄段的人吸毒过量死亡的人数在减少。(编译/刘宗亚)

  参考消息网12月7日报道 据《菲律宾明星报》网站11月26日报道称,近期,美国的F-22“猛禽”隐形战斗机和B-52轰炸机对阿富汗几个毒品实验室展开一系列空袭,这表明美国开始加大了对鸦片生产的打击力度,而种植鸦片已经成为的主要收入来源。美国驻阿富汗军队指挥官约翰·尼科尔森说,阿富汗有大约500个毒品实验室在积极运转,他证实针对确定目标的空袭将持续下去,这是“打击的痛处”的新战略的一部分。

  报道称,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说,阿富汗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鸦片来源地。阿富汗今年的鸦片产量达到9000公吨的创纪录水平,比去年增加了87%。交易在阿富汗变得有利可图。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估计全球交易额每年达到550亿美元。

  据情报消息人士证实,60%的资金来源是靠鸦片交易。但是很明显,该组织不再满足于仅是为毒品走私犯和生产者提供保障。现在也参与到了这种交易的各个方面,从种植罂粟到生产、加工和走私鸦片,事实上它已经像一个毒品联合企业。

  外媒称,美国和菲律宾对于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以及对毒品与之间盘根错节的联系都有同样的认识。在最近的东盟首脑会议上,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总统特别强调了非法毒品和之间的联系。他在会上敦促各国领导人团结起来共同打击这2大威胁,以维护这个地区以及全世界的安全。

  很明显,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的“穆特”组织和“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对菲律宾马拉维的袭击,是毒品和之间联系的明显证据,在“穆特”组织的据点发现了价值上亿美元的脱氧麻黄碱盐酸盐。事实上,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承认,如果没有非法毒品,阿富汗战争早就结束了。

  其实,美国也面临着非常严重的毒品问题。许多人甚至认为,美国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毒品危机,每天估计有100名美国人死于滥用鸦片。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也说,2015年毒品危机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损失估计达到5040亿美元,相当于同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8%。

  今年8月,美国缉毒局透露,由于哥伦比亚政府决定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签署和平协议,因此“放松对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所控制的区域的清除行动,以在和平谈判中减少冲突”。由此,2018年美国的可卡因供应和使用有可能达到10年来的最高水平。

  报道称,特朗普总统告诫哥伦比亚必须要加大努力,减少古柯的种植和可卡因的生产,并履行它在国际反毒品协议中的义务。

  目前对于所有人来说,最重要的是承认毒品问题的严重性。这个问题不再局限于一个国家,而是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因为毒品正在威胁着各国的安全以及人们的生活。(编译/刘晓燕)

  参考消息网12月8日报道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12月2日发表题为《阿富汗鸦片危机解决之道?》的报道称,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阿富汗国内非法种植鸦片的问题不仅久拖不决,实际上还越来越严重了,因为用于种植鸦片的土地面积有所增加。

  报告说,近14年来,在国际社会和各援助机构的帮助下,阿富汗政府一直努力彻底根除鸦片种植。但据上述报告显示,这些工作不仅没有取得成功,更严重的是,根除鸦片种植计划实际上可能反而促使农民增加了鸦片产量。

  报告显示,阿富汗鸦片产业出现逆势发展。过去13年,政府为根除鸦片种植斥资数以百万计美元,并加大力度销毁鸦片作物,但上述工作还是以失败告终。据认为,相比该国面临的其他困难——从十分猖獗的叛乱活动到普遍存在的腐败和任人唯亲等问题,鸦片问题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容易解决的。但阿富汗政府和国际社会未能解决好这一问题。

  鸦片问题日益严重。一些人认为,这已成为阿富汗的标志性问题,该国也由此沦为毒品国家。那今后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呢?答案是让阿富汗非法鸦片种植转型成为合法产业,过去有很多国家都这样做过,这些国家如今种植鸦片是为了医用。

  实际上,过去就曾讨论过把阿富汗的鸦片变成鸦片制剂产业的一个供应源。目前该认真考虑一下这种理念了。阿富汗冲突这一消极因素是客观存在的,该国非法鸦片产业由此得以兴旺——该国鸦片种植密集度最高的地区正是那些最不安定的省份。由此造成的负面影响已远远超出阿富汗边境。将鸦片种植转型为合法产业才是切实且持久的政策解决方案,这不仅可让问题得到管控,还可为阿富汗政府提供急需的收入。

  世界几乎所有秘密种植鸦片的行为都在阿富汗、缅甸、墨西哥和哥伦比亚,其中阿富汗所占的产量比例近90%。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2014年公布的报告显示,阿富汗农民种植鸦片的交货价总计高达8.5亿美元,2009年则为4亿美元。当然,鉴于鸦片产业每年定价高达600亿美元,绝大多数盈利目前仍是在阿富汗以外完成的。

  金新月地区指的是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部分地区,这些国家受非法鸦片交易影响最严重。现有两大走廊(巴尔干半岛路线和北线)将阿富汗的鸦片运至国际市场。巴尔干半岛路线先经巴基斯坦把鸦片运至伊朗,而后向西经过土耳其和希腊,最终到达西欧。北线主要经阿富汗北部地区将鸦片运往中亚,目标市场是俄罗斯。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阿富汗显然有义务阻止境内种植的非法毒品给邻国制造麻烦。

  让阿富汗非法种植鸦片转型为合法的医用产业并非易事。但维持现状的风险更大。鸦片是止痛药等药品的主要成分,还被广泛用于治疗疾病。国际安全与发展理事会2007年提出“用罂粟制药”的倡议,该倡议呼吁将阿富汗转型为全球医用鸦片制剂生产国。这一替代性方案旨在解决阿富汗持续依赖非法毒品交易的问题,还旨在帮助解决世界卫生组织所称的鸦片制剂供应短缺的问题。

  根据国际安全与发展理事会的这项计划,阿富汗“用罂粟制药”项目会将该国两种最宝贵的资源(罂粟种植和牢固的地方村落控制系统)结合起来,以此确保罂粟种植得到管控并用于在当地生产吗啡。由此带来的经济利益将让农村获得摆脱对罂粟种植的依赖所需的战略经济资产。

  此外,将上述生产过程定在阿富汗还有利于形成产业并提供急需的就业机会,这进而可把更多经济利益留在阿富汗国内。对阿富汗政府、该国的国际伙伴以及靠种植鸦片为生的成千上万的该国农民来说,这些经济动机可成为一大推动因素。

  据称,澳大利亚和法国的医用鸦片产量占到世界总产量的近一半,两国对医用鸦片定价和供应都有严格管控。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发布报告称,6个发达国家的鸦片制剂消费量占到世界总消费量的近80%,发展中国家的消费比例仅为6%。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发现,80%的世界人口当前面临鸦片制剂短缺问题。

  阿富汗或有助于解决这一全球供应短缺问题,它还可能成为经济型药品的宝贵来源。国际安全与发展理事会发现,“阿富汗可向这个市场提供的医用吗啡的价格至少比市场平均价低55%。”这项倡议将可让阿富汗及其民众帮助缓解一个全球问题——多年来与该国联系在一起的负面形象也将为之一变。

  但美国和平研究所最近公布的一份政策摘要反对阿富汗进入合法鸦片市场。摘要称,阿富汗无法与其他国家展开竞争,发生“遗漏”的风险也很大,即鸦片会有途径重返非法毒品交易。报告称,阿富汗农民不会有转而从事合法种植的动力,因为合法种植许可带来的利润根本无法与非法销售鸦片所得相比。这与国际安全与发展理事会的调查结果形成了鲜明对比。该理事会2007年公布的报告显示,阿富汗农民种植的鸦片的非法交货价和鸦片制剂成药价可能存在40倍的差价。

  上世纪70年代,土耳其是进入毒品交易的非法鸦片的主要供应源。仅4年后,在美国牵头实施的一项倡议的帮助下,土耳其的鸦片贸易得以从非法贸易转型成一个能自行维持且有利可图的合法产业。土耳其政府当时制定了一项计划,为农民种植医用鸦片发放许可证。后来,土耳其在鸦片制剂医疗领域占据了领导地位。目前没有理由认为阿富汗不能效仿此路。

  当前应认真思考将阿富汗生产的鸦片用于医疗用途这一理念。阿富汗方面要在解决这一问题上承担起更多责任,还要制定旨在让该国摆脱“毒品国家”形象的替代性政策。至于将阿富汗的鸦片从一个国际毒品问题转变为供应国际市场的合法出口药品,这既是该问题的一种解决之道,也是阿富汗重返国际社会的一次机遇。(编译/王超)

本文链接:法媒:全球可卡因和鸦片产量创纪录 阿富汗产量